[宿迁]乔先生你汇来的小孩起名款1601.00元已收到,名字三天电话告知。 [山东临沂]陶先生你汇来的小孩起名款580.50元已收到,名字一周发出。 [盐城潘黄]韩先生你的小孩的名字已起好,请来取《吉祥起名书》。 [盐城青墩]沈先生你的小孩的名字已起好,请来取名。 [建湖草堰]章先生你的小孩的名字已起好,请来取《吉祥起名书》。 [阜宁益林]施先生你的小孩的名字已起好,请来取《吉祥起名书》。 [河南开封]陈先生你汇来的公司起名款2800.10元已收到,名字一周发出。 [河北河间]吕女士你汇来的小孩起名款580.10元已收到,名字一周发出。 [上海南汇]江女士你汇来的小孩起名款600.30元已收到,名字一周发出。 [香港九龙]李先生你汇来的公司起名款5001.0元已收到,名字资料已发到你邮箱,请查收。 [盐城盐都秦南]李先生你的小孩名子已起好,请来取《吉祥起名书》。

起名的忌讳



  忌讳多音字,中国的姓氏多半属于单音字。也有个别姓氏属于多音字,如覃、乐两字。这种姓氏显然在交际时会造成麻烦。如果说姓氏的多音是无可奈何的事实,那么名字的拟定是完全可以避免这种麻烦的。山东某地有一个学生名叫乐乐乐,教师上课时却不知该怎么叫他,老师居然让这个名字给难住了。这个名字的三个字都是多音字,可有八种读法,我们有兴趣可以自行排列一下。看来这个学生的父母是成心跟整个社会过不去,一个名字居然有八种读音,在交际场合如何使用呢?到头来,别人想叫还不敢叫了,唯恐叫错了被人耻笑,吃亏的还是自己。别人叫不上来,可以不叫,可以避开。可一个人的名字如果别人不叫,不使用,那么这个名字又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所以,对于多音字应尽量回避。如果要用,最好通过联缀成义的办法标示音读,例如崔乐天、孟乐章。前者通过“天”说明“乐”当读le,后者通过“章”说明“乐”读yue。不过,汉语有相当一部分多音字常用的只有一个音。这样的多音字在命名时就不必担心使用时会产生误读。 

  忌讳生僻字,名字是供交际使用的,否则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如果命名时,使用一些生僻字,一般人不认识,必然影响了人与人之间的交际。命名使用生僻字,只能白白地给别人添麻烦人们在命名时选用生僻字的动机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不落俗套。但一般人所认识的常用字,却不过三、四千字。命名主要是为了让别人称呼,并不是为了卖弄学问。有人曾举例说,当你去某个部门申请工作时,主管领导看了你的履历表后,如果认不出你的名字,那么对你的印象肯定也是很模糊的。如果他在叫你时,把你的名字读错又经你纠正,这场面可能会使领导很尴尬。领导会觉得失面子、窘迫甚至恼怒,你也可能会因为领导竟然连你的名字都不认识而生轻视之心。日后,在上下级相处的过程中,就可能发生一些龃龉或不协调、不融洽的现象。命名固然要避免俗套和雷同,但不能靠使用生僻字。使用生僻字,影响了形象,妨碍了交际,可谓得不偿失。中国汉字的数量非常多,仅《康熙字典》就收有四万二千一百七十四字,另外繁简字、古今字、正俗字之间往往有非常细微的差别。旧时人们命名,喜欢翻看《康熙字典》这是不足取的。我们要使用工具书,最理想的是《现代汉语词典》。它在每个字下还收录词语,这对于命名很有参考价值。使用这部工具书也要注意,里面的生僻字,使用时要注意避开. 

  忌祖先和先贤名字汉族起名,一般避讳祖先的名号。其一是汉族的传统极讲究辈分。以祖先名字为名,不但打乱了辈分的排序,而且会被视为对祖先的不敬。其二是由汉族的特殊性所决定的。汉姓,首先是承继父姓,然后起一个本人的名字,而某些少数民族或外国人,有本名、父名或本名加母姓、父姓。如法国人的姓名通常为三段,即本名加母姓加父姓。如果汉姓名的在承继了父姓以后,再加上祖先的名字,那么两者就没有丝毫区别了。这样,你根本无从分辨李四这个人到底是爷爷还是儿子了。 在封建制度下,人们不仅要“尊祖敬宗”,而且要奉君主为至尊,直呼君主的名字就是大逆不道。清代雍正、乾隆时,仅凭这一条就可以处人死罪并祸及九族。于是,这种忌讳便被称为“国讳”。同样,对于现代人而言,一般不以伟人、名人的名字为名。但也有人因崇敬某一伟人或名人,特意取其名为名。如李大林、张大钊,便是取李大钊、斯大林之名为名。而姓赵、姓关的人,就不应以“子龙”和“云长”为名了,否则便会今古不分。忌讳过于夸赞的字,名字好听与否,不在于用词多么华美,而在于用得恰当到好处。但有的人可能会犯以下错误:给男孩子起名,总是离不开一些过于生猛的字,如豪、强、炎、猛、闯、刚等。虽然读起来刚强有力、斩钉截铁,有男子汉派头,但也容易使人联想到浑噩猛愣、放荡无检、使气任性、不拘礼法,误认为是一赳赳武夫。所以,自古以来,一般贵族士大夫在给男孩子命名时,都尽量避开这些字。因为中国文化认为,人之所以刚烈坚强,并非因为喜怒形于词色、遇事拔刀而起的血勇,而是一些内蕴浩然之气,遇事不惊不怒、谈笑风生。有人给女孩子命名却又总是在一些春兰、秋菊、珍珍、艳艳之类的词里绕圈子,但是如果把它们放到一定的文化氛围中,就会使人产生飘浮的感觉。如女子名字中常喜欢的花、萍、艳、桃、柳等字眼就是。花只俏丽明艳于一时,独占秀色,出尽风头;一场风雨过后,就会零落成泥,碾作尘。杨柳亦属柔软脆弱之物,成语中的柳性扬花、残花败柳等,就表示出对这种事物所具有的象征意味的情感评价。桃花易令人引起红颜易衰的联想。萍与柳又都是飘零和离别的象征物。所以,民俗中认为,取名时应尽量避开这些表面上明丽的字眼。当代中国人名曾出现如下的俗套:洪伟、洪刚、洪强、洪业、志伟、志刚、志强、志业、宏伟、宏刚、宏强、宏业、玉珍、玉芳、玉梅、玉芬、淑珍、淑芳、淑梅、淑芬、惠珍、惠芳、惠梅、惠芬等。这些名字也许第一个使用的人能获得满意的审美效果。可惜,人人竞相使用,使这些词藻变得因滥而俗,只给人留下陈词滥调的感觉。纵观那些审美效果颇佳的名字,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避免堆砌词藻,忌讳那些过于丰满和生猛的字,避免那些会引起人不快联想的字。譬如,“余声”是一位电视台女主持人为自己取的名字。以“声”和“余”联缀成义,出奇地文雅,虽然貌似清淡,却含有深沉的意蕴。把这类名字与那些似壮似艳的名字并列,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忌讳“绕口”字命名有时可以利用叠音的方法。例如:丁丁、方芳、辛欣等。如果不是叠音的姓名,名和姓的发音方法就要拉开一定的距离。否则,读起来不顺口,达不到音美的效果。有些名字读起来费劲、吃力,弄不好就会读错、听错,原因在于取名用字拗口,几乎成了“绕口令”。如沈既济、夏亚一、周啸潮、耿精忠、姜嘉锵、张昌商、胡楚父、陈云林、博筑夫等。这些名字,有的连用两个同声母字,如亚一、姜嘉等。有的连用两个同韵字,如既济、夏亚、啸潮、胡富、励芝等。前一种是双声,后一类是叠韵。有的三个字同韵,如张昌商、胡楚父、陈云林、博筑夫等。所谓“绕口”字,主要是指双声字、叠韵字和同音字。声母相同,连续起来发音费力;韵部相同的字连读,发音也较困难。所以,双声叠韵是造成“绕口”的主要原因。由此看来,忌用“拗口”字起名,主要是指不用双声、叠韵字起名。掌握了这个规律,就好办得多了。符合音美标准的命名,应当是名和姓的声母不同组,韵母不同类。例如彭涛、冯企、娄韵、齐飞、余声、万鸿等。这些命名,由于名和姓的声韵异组异类,因而声音有了变化,读起来比较顺口悦耳。 如果名和姓同组,甚至完全相同,只要处理好韵母的关系,效果也可以很好;反之,名和姓同类甚至完全相同,那就要在声母上下一番功夫,例如彭宾、冯凡、娄林、张晨、余宽、方川等. 

  忌讳不雅的谐音有些人的名字,表面上非常高雅,但由于读起来会与另外一些不雅的词句声音相同或相似,便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嘲弄和谐谑,成为人们开玩笑的谈资,产生某种滑稽的效果。这种语词可分为两类:一是生活中某些熟语,一是贬义词。例如:宫岸菊(公安局)、蔡道(菜刀)、卢辉(炉灰)、何商(和尚)、陶华韵(桃花运)、李宗同(李总统)、汤虬(糖球)、包敏华(苞米花)等。上述谐音使姓名显得不够严肃,不够庄重,在大庭广众之下容易授人以笑柄。另外有一些名字易被人误解为贬义词,如:白研良(白眼狼)、吕士丹(驴屎蛋)、刘莽(流氓)、苟雄(狗熊)、贾正京(假正经)、胡礼经(狐狸精)、沈晶炳(神经病)、沙仁帆(杀人犯)等。这种谐音往往会变成绰号。父母命名时,如不慎重,很容易给儿女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到那时可就悔之晚矣。明代冯梦龙的《古今谈概》曾收辑了许多这类笑话,一则题目叫《贾黄中、卢多逊》:“贾黄中与卢多逊俱在政府。一日,京中有蝗虫,卢笑曰:‘某闻所有乃假蝗虫。’贾应声曰:‘亦闻不伤禾,但芦多损耳。”另一则的题叫《聂豹、郑洛书》:“永丰聂豹、三山郑洛书,为华亭、上海知县,同时有俊声,然议论殊不相下。一日,同坐察院门侧,人报上海秋试罕中试者。聂公笑曰:‘上海秀才下第,只为落书’。郑公应声曰:‘华亭百姓当灾,皆因业报。’人咸以为妙对。” 如果说,以上这两则笑话只不过是两位官员利用名字的谐音各逞文才,互为讥讽或是官僚文士们茶余饭后偶博一笑的游戏之作,尚无关大局的话,却也有些人因不雅谐音而丢官失财,发迹无门。《清稗类钞》中就曾记录了“慈禧恶王国钧之名”一段掌故:说的是江苏举子王国钧,清同治戊辰年进士,殿试已列入进呈御览的前十本卷子。等到送呈时,慈禧因王国钧三字之音与“亡国君”相同,触痛了自己的心事而非常恼火,于是将其扔在一边,不予理睬。后来随便给了他一个闲差,在山阳县当了教育工作者二十多年。后因才能卓异,被选为云南某县令,可未到任就死掉了。民间也有许多笑话记载谐音名字的事。从前,福建兴化县有人名叫能柏树,博学多能,并深通簿记,擅长理财,可是各公司商号都不敢用他。为什么呢?原来此公的姓名连读,谐音“能破财”。商人以发财聚富为唯一目的,让一位“能破财”的做账房先生,当然是非常忌讳的。所以,此公虽腹有奇才,但终难以获聘,抱恨终身。还有人叫全培光,是个商人。虽然他也懂得和气生财、薄利多销等生意经,但是因为姓名的谐音“全赔光”,所以引起人们的各种联想和猜疑,影他响了的生意,最后愈来愈难维持,真的赔得一塌糊涂。 

  忌讳过于时髦的字在历史的任何阶段,总会涌现出一些极为时髦的字眼儿。如果命名时追逐这样的字,必然使人感到家长的文化素质差,简直是俗不可耐。而且,这样的名字也容易重复。五十年代的“建国”,七十年代的“卫东”,可以说遍及大江南北;“李建国”、“马建国”、“张建国”、“陈建国”、“王卫东”、“杜卫东”、“刘卫东”、“赵卫东”……又可谓千人一面。由于政治狂热情绪的蔓延,把政治色彩溶入姓名中,曾一度成为最时髦的事情。诚然,名字的确需要色彩去点缀,但姓名的色彩需要五颜六色。人人都去追逐时髦的字眼儿,也未免太单调乏味了。由此,不能不让人深思,虽然我国几千年封建历史,并且讲究“忠”、“孝”立国。然而,当我们纵观古人名字时,如果剔除范字,发现“忠”、“孝”之类字眼儿的使用频率并不高。这说明古人命名也不喜欢赶时髦。历代儒家大师,那些拼命向人们灌输“忠孝仁义”的大儒们,哪一位名字里有“忠”、“孝”之类的字眼儿?孔子讲了一辈子“仁”,他为儿子命名却用了鱼类的名称—鲤。单纯追逐时髦字眼儿,只是幼稚和肤浅的表现。另外,中国人还是不要起过于洋化的名字。中华民族的子孙是一个文明古国的传人,我们的民族有着自己的伦理道德、审美意识和文化价值,所以不应该轻视自己。特别是在命名上,要显示和保持民族特色。民间认为,选用近于洋化的名字,如约翰、玛丽、丽莎、安娜等,有时还是一种时髦。但在日后的社会变迁和人我交往中,可能会给对方心理上造成一种轻视和不快的印象。当然,这是文化方面不同的一种误解,但这种误解也可能会影响人去获得的机遇。为一个名字而付出这样的代价,无论如何都不划算的。 

  忌讳不及其余的地方;名字的“禁区”有的是社会约定俗成的,有的则是字义的限制,也有的是从属于自身的社会观念和审美意识。一些字便成了名字的“禁区”。某些表示秽物和不洁的字一般不入名号。但某些人或某些地区有给孩子起“贱名”、“丑名”、“脏名”的习俗,为的是让孩子不为妖魔光顾,便可消灾免祸、长命百岁。其实,这只是一种迷信。某些表示疾病和不祥的字,一般不入名、号,除非是霍“去病”和辛“弃疾”。人体的部位器官名称是不入名的。但也有“常见的特例”:春秋有公子重耳,秦汉时有赵王张耳,战国楚怀王名熊心,当代有著名作家刘心武。不过,这些表人体器官的字都是与其他字相配合而另有新义,与人体器官的意义已大不相同。某些令人恶心的动物的名称是不宜入名的。但有些动物的名称却常常入名,如彪、麒麟、鹿、羚、虎、豹、鸽、燕、雁……等;也有人取名为金豹、文虎、平鸽、小燕、金雁……等。大部分元素名称不入名,但又有五种常入名,如:金、银、铜、铁、锡,常见的有金玉、银花、铜锤、铁生、锡五。表示辈分的称谓字,一般不入名但有些称谓字却经常入名,如:祖、姐、妹、弟,常见的有继祖、念祖、祖贵、小妹、三姐。以“祖”为名,表示后辈对祖辈的尊敬、怀念、承继等。“儿”字也有例外,唐代上官仪的孙女为上官婉儿。“子”字入名的为数也不少。古代以“子”特指有学问、有道德的男人。借后者之义,古、今人物均有以“子”入名的。如大教育家孔丘又称孔子;战国哲学家杨朱,称杨子;思想家孟轲,又称孟子;哲学家庄周,又称庄子;春秋时美女西施,也称西子。当代人亦有以“子”入名的,如:赵子岳、徐松子、蒋子龙等。文艺作品中典型人物的姓名,后人也多不取。某些典型人物的姓名与其代表的特定含义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有其固定含义融合在里面。象陈世美,在中国人心目中肯定不会象他的名字那样美。其他名字也是同样道理,如秦香莲、孟姜女、花木兰、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王熙风、孙悟空……等。 除以上几类外,当然还有许多字、词和姓名不便或不宜入名。姓名禁忌,实际上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包含着政治、文化、习俗、心理等许多内容。 

  忌讳姓名字体的单调重复有些人命名,喜欢利用汉字的形体结构做文章,例如石磊、林森、聂耳这三个名字即是此例。这种命名的审美效果颇佳,可惜我们的姓氏能如此利用的微乎其微。而且即使石、林、聂三姓,也不可能人人都使用这种方法。有些人喜欢使用部首偏旁相同的字作名字,并将此作为一种命名技巧来推广,如李季、张弛。实际上,这种技巧不值得提倡。如果姓名三个字的部首偏旁完全相同,就会使人产生一种单调之感。特别是当你在书法签名时,就会更强烈地感觉到,偏旁部首相同的名字,如江浪涛、何信仁、郭郁邦等,不论如何安排布局,都有一种呆板单调之感,不会产生点画纵逸、变化多姿、曲折交替、气韵贯注的美学效果。我们既然是用汉字取名,就不仅要考虑意义上高雅脱俗的抽象美,而且要注意书写时变化多姿的形象美。 上述例子说明名和姓存在形体结构的搭配问题。如果形体结构没有变化,姓名就显得呆板,拘谨。在运用字形命名时,过去有两种技巧,一是拆姓为名,另一是增姓为名。所谓的拆姓为名,是指取名时截取姓的一部分作为名,或者把姓分割为两部分作为名。如商汤时的辅弼大臣伊尹,其中就是取姓的一部分“尹”而构成的。此外,现代著名音乐家聂耳,著名作家舒舍予(老舍)、张长弓、计午言、董千里、杨木易也都属此类。另外,还有雷雨田、何人可等也是将姓拆为两部分作为名的。古时又有人将名剖分为字,如南宋爱国诗人谢翱,字振皋羽,字即是由名拆开而成。明代的章溢,字三益;徐肪,字方舟;宋攻,字文玉;清代的尤侗,字同人;林桔,字吉人;李楷,字皆木……都属此类。还如清代的毛奇龄,字大可;卢文绍,字召弓等。还有些人则是将姓名剖分为号,如清代的胡珏,号古月老人;徐渭,号水月田道,则又是分名入号。所谓的增姓为名,是指在姓的基础上再增添一些笔划或部首构成一个新字成为名,如王匡、林森、于吁、金鑫、李季等。《镜花缘》第八十六回,侍女玉儿讲了这样一则故事:有一家姓王,兄弟八个,求人替起名字,并求替起绰号。所起名字,还要名如其人一日,有人起名道:第一个,王字头上加一点,名换王主,绰号叫做“硬出头的王大”;第二个,王字身旁加一点,名唤王玉,绰号叫做“偷酒壶的王二”;第三个,就叫王三,绰号叫做“没良心的王三”;第四个,名唤王丰,绰号叫做“扛铁枪的王四”;五第个,就叫王五,绰号叫做“硬拐弯的王五”;第六个,名唤王壬,绰号叫做“歪脑袋的王六”;第七个,名唤王毛,绰号叫做“拖尾巴的王七”;第八个,名唤王全。玉儿说到此处,忽向众人道,这个全字本归八部,并非人字,所以王全的绰号叫做“不成人的王八”,引得众人捧腹大笑。这些技巧都是利用形的离合变化,以增添命名的趣味性。 

  大姓忌讳简单的名字,目前中国出现单名热,而单名最大的弊端就是造成大量的重名现象。以四千个汉字计算,如果所有的人都使用单名,一个姓氏只能有四千个人使用单名,第四千零一个人就开始重名。这样,重名的概率必然大大增加。如果采用双名,避免使用时髦的字眼儿或陈词滥调,重名的概率是很低的。从审美效果看,双名无论是字形的搭配、字音的谐调还是字意的锤炼,都具有无法比拟的优越条件,至少它选择的余地比单名要大得多。对于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来说,要完全避免重名是不可能的。而且,许多小姓即使重名,也没有多大的影响。譬如褚姓,在一个单位里能有一位姓褚的,已属罕见,再出现一位重名者,简直是奇迹。大姓则不然。“张王李赵遍地刘”,这样的姓氏如果再取单名,势必造成大量的重名。比如“刘伟”、“张健”、“王斌”、“李华”这类名字,几乎随处可见。对刘、张、王、赵、李姓人氏来说,至少伟、健、斌、华几个字就不宜再用来命名了。人们会注意到,凡重名者几乎都是大姓。一个单位有两个“刘伟”,如是异 性,人们便以“男刘伟”、“女刘伟”相称;如果同性,便以“大刘伟”、“小刘伟”或“胖刘伟”、“瘦刘伟”以示区别。与其让别人随意加字,何不当初再增一字改为双名呢?大姓不宜加入目前的单名热之中,还是冷静地取个双字名为好。如果充分发挥双名的优势,取一个既雅致又响亮的名字并不是什么难事。一般来说,小姓的命名相对地要容易一些,选择的余地比大姓要大许多。一些被大姓用滥用俗了的字眼儿,和小姓组合在一起,效果就大不一样。例如:风伟、褚健、库斌、萨华等。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小姓的命名就可以马虎一些。除了选择的余地大一些,小姓和大姓所遇到的问题几乎差不多。 



[本日志由 飞龙 于 2007-09-01 03:19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flname.com/trackback.asp?tbID=272
Tags: 起名知识
评论: 0 | 引用: -1 | 查看次数: 6014